北京國安“變形記”

2019-06-17 職業體育萬雨芯

北京國安“變形記”


北京國安俱樂部辦公室樓梯的兩側掛滿了照片,記錄著這支球隊從甲A到中超的輝煌瞬間。在中國足球職業化改革的道路上,國安確實有很多特殊標簽:中國大陸最早創立的職業足球俱樂部、始終身處國內頂級聯賽之列、長達24年未曾變更過投資方……


2017年1月,中赫正式取代中信,成為國安俱樂部控股大股東。由此,這支老牌勁旅先后經歷了2017年的調整,2018年定基調,2019年能稱得上真正意義上的“新國安元年”。


本賽季前12輪,國安11勝1負,帶著聯賽第一的排名進入賽季間歇期。6月14日中超重新開賽,主場作戰的國安又以2比1戰勝上海申花,并且因為排名第三的廣州恒大2比0擊敗此前排名第二的上海上港,國安擴大了在積分榜上的領先優勢。不過在經歷了聯賽10連勝的歷史最佳開局之后,國安曾一度在一周之內連續敗于亞冠對手浦和紅鉆和聯賽勁旅上海上港。目前聯賽還有17輪,國安還有很多硬仗要打。


“其實對于聯賽開局10連勝我們沒預料到。沒預料到的事情也包括亞冠,我們原本覺得自己的實力能夠出線。所以我們還是要認真對待每一場比賽,每一場都全力拼就好了。”國安俱樂部總經理李明在接受懶熊體育專訪時說。


北京國安“變形記”

▲ 國安青訓梯隊的陣容名單。


李明的辦公室擺放闊朗,他對面的墻上掛著一排展板,上面羅列著國安青訓U13梯隊到一線隊每支隊伍的陣容名單。他一抬頭就能看見。


在李明看來,當前俱樂部有足夠的耐心,更多心存遠志的策略才剛開始實施。“足球有自己的發展規律,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一些改變已顯端倪。今年聯賽開始前,國安成為首個引入“入籍球員”的中超俱樂部;中赫入主后,國安先后舉辦過賽季新聞發布會、青訓基地首個球迷開放日和球迷嘉年華,后者則吸引了超過4000人來到現場參與……這都與國安過去保守“不出頭”的風格大相徑庭。


從中信時代到中赫時代,這支早在1992年就已成立的老牌俱樂部終于進入市場化的快車道。


空降


2017年2月26日,在北京電視臺舉行的“中赫國安之夜”2017賽季誓師大會上,中赫集團董事長周金輝最后出場,做了一次15分鐘的脫稿演講。這是他作為國安新老板的首次公開亮相。那時距離中赫入主國安已經過去了近兩個月。


“兩個多月前,我怎么也不會想到會以國安董事長的身份站在這里。”但周金輝很快表示,“中信此前跑了24年,中赫這一棒不會低于26年,我們要跑滿半個世紀。”


·延展閱讀:國安新老板,低調周金輝


北京國安“變形記”

在外部許多人看來,周金輝多數時間都身居幕后,只是在一些球隊的關鍵時刻發聲。


這確實是一場有些讓人意外的聯姻。


國安的前24年,一直背靠實力雄厚的央企中信集團。但隨著中國職業足球的日益發展,國企在經營足球俱樂部上的種種劣勢逐漸顯現。“國退民進”在足球領域已是大勢所趨。


想讓國安俱樂部“換種活法”的中信集團在2015年末主動求變,決定以增資擴股的方式將國安俱樂部的部分股權轉讓出去。


從2016年初起,中信先后經歷與樂視的“姻緣破裂”、與螞蟻金服和IDG的“功虧一簣”,最終在2016年12月27日與中赫達成股權轉讓協議。中赫以35.5億元人民幣的價格,從中信手中獲得了國安俱樂部64%的股權,成為國安的控股大股東。


但在此之前,主打中國高端房地產項目開發的中赫與體育的聯系僅限于2009年投資的體育營銷公司盛開體育。即便是一些國安元老或者老國安球迷,對這位“從天而降”的新老板也頗感陌生。


對于中赫能在最后一刻入股國安,當時的一些報道認為,中赫和中信早就有了業務上的往來,雙方知根知底,也就有了合作的基礎;無論是曾經參與多個體育產業重大合作的盛開,還是中赫旗下的體育地產項目,也都意味著這次交易不是一時興起。


時任國安俱樂部名譽董事長的羅寧在接受《北京晨報》記者采訪時透露,之前的收購計劃中信依然是第一大股東,但由于螞蟻金服和IDG的入股被迫取消,國安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內找到其他方案。既然中赫愿意收購國安的股份,那么雙方當然可以坐下來談判,“既然人家那么談了,中信是不是第一大股東也就是顯而易見的問題了。”


中赫集團副總裁、國安俱樂部董事吳寧對懶熊體育表示:“中赫為此做了充足的準備。”在入主國安后,中赫的戰略發展部還專門做了一份調研報告,包括中國的整體足球發展水平、職業俱樂部該怎么走、如何對標世界上一些先進的大俱樂部等。“這些結論最后也反映在我們俱樂部‘職業化、專業化、國際化’這三條管理理念上。”


“足球俱樂部實際上也是企業。那么企業就要遵循企業的發展規律。”吳寧說。


“中赫國安之夜”上,周金輝邀請了大批國安退役球員和北京足球的元老、專家、球迷代表。國安老將徐云龍和邵佳一也在晚會上被重點介紹,他們被視為銜接中赫集團、國安俱樂部和球迷的重要紐帶。


120分鐘的晚會,李明一直靜靜地坐在臺下。原本彩排時還安排有他的亮相環節,最終該環節在李明的要求下取消。“那次是中赫接手國安之后的第一次亮相,然后還有龍隊(徐云龍)和邵佳一的環節,我覺得沒必要去搶風頭。”他對懶熊體育解釋說。直到2017年3月2日,國安召開內部賽季動員會,周金輝才宣布李明上任。



北京國安“變形記”

李明曾經創造過“阿爾濱奇跡”。


2016年底,身在荷蘭的李明意外接到了周金輝的電話。“當我接到周總電話時,我對于國安找我一個外地人來北京管理球隊的想法也很意外。雖然現在已經全球化了,但足球還是地域性很強的,我很清楚。”


實際上,周金輝和李明早在12年前就有交集。2004年,中國男足在家門口舉行的亞洲杯上打進決賽,決賽舉辦地正是北京工人體育場。那場決賽,李明代表國足首發出戰,并且打入了國足全場唯一一粒進球。周金輝在工體的看臺上見證了李明那記精彩的低射破門——那時他還沒有創辦中赫。


促成李明與國安最終“牽手”的,還有一個關鍵人物——羅寧。早在羅寧執掌國安期間,他就十分欣賞李明。中赫接手國安后要尋找總經理,羅寧向周金輝推薦了李明。


2006年退役之后,李明完成了從球員到管理者的成功轉型,2009年出任新成立的大連阿爾濱俱樂部總經理。從球員引進到注冊,這一切復雜繁瑣的事務幾乎都由李明一手操辦。著名的“阿爾濱奇跡”也就此誕生——在李明的帶領下,阿爾濱俱樂部從無到有,兩年內完成了從中乙到中超的“兩連跳”。此后李明決定前往歐洲繼續學習管理知識,后來還曾回國出任過97中國國青男足主教練。


“從一個球員轉換角色到管理層,讓我對俱樂部的管理方式特別是在人力培訓方面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也讓我對足球的理解更加深刻了。后來在大連阿爾濱俱樂部,可能讓我更能把之前學到的東西發揮出來。”李明回憶說,“這種經歷是非常寶貴的。”


李明和周金輝的第一次見面是在中赫集團位于北京國貿三期的辦公室。三個多小時時間里,雙方聊得很愉快。李明對懶熊體育表示,當時聊到的很多如建隊理念等內容,如今正陸續在國安俱樂部實施。


從“四合院”到“國安公司”


李明以國安總經理身份第一次公開發聲是在2017年4月2日,國安即將迎來2017賽季中超的主場揭幕戰。


在發布會上落座之前,李明主動走出來與每一位在場的記者握手打招呼。“希望未來的俱樂部對外溝通工作更透明、更直接一些。也希望大家多了解俱樂部,傳遞俱樂部的正能量。”他在這場座談會上說。


騰訊體育記者趙宇在體育視頻節目《超級顏論》上曾經透露,過去,媒體想要對國安的某位球員或者俱樂部人員進行正式采訪,必須得走繁瑣的審批程序,才有可能進行正式的采訪工作,但往往是碰上俱樂部里任何一級領導拒絕或是忘記批復,這個采訪申請很可能就“黃了”。由此帶來的另一個問題是,如果球員或工作人員私下接受采訪,很多“風險”無法控制。


中赫入主之后,國安俱樂部設立了企業傳播部,明令禁止國安球員及工作人員私下接受采訪。這既是為了簡化采訪流程,也是規避風險。


“以往出現過媒體的不當報道傷害到球員及俱樂部形象的先例,所以現在一切跟俱樂部有關的采訪必須有我們的人在場把控。”國安俱樂部企業傳播部總監曹曉對懶熊體育解釋說,“我們還給部門里的所有同事都進行了相關的職業化培訓,在處理媒體關系上也制定了一套標準化的執行手冊,一切都比以前要規范許多。”


對于不少國安老球迷來說,國安的海報設計則是他們近兩年最直觀感受到的變化之一。海報是球隊文化的體現。中赫入主國安之后,在海報的征集、遴選和發布上都花費了很大心思,比如在6月14日京滬大戰前發布的“做更好的對手”。面對已經交手51次的老對手,這張海報的英文主題是由Friend(朋友)以及Enemies(敵人)所組成的“FRIENEMIES”,海報中的球衣又分別由兩支球隊歷年的戰袍構成。2017賽季,國安還在國家隊世界杯預選賽亞洲區12強賽首勝后,推出過以進球功臣于大寶為主角的海報“國寶”等。


北京國安“變形記”

6月14日國安主場對申花的賽前海報。


本賽季開賽前,國安官方微博展示了2019年北京中赫國安球迷定妝照,楊九郎、演員Mike隋都在其中現身。前者是相聲網紅,后者剛因為今年春節檔票房爆款《流浪地球》受到大眾關注,國安希望由此吸引年輕人、增加球迷親近感的意圖不言而喻。


更重要的變化在于俱樂部內部。


中信時代,國安包括球員教練在內的所有資產皆為國有資產,俱樂部的球員交易皆涉及國有資產買賣,必須經過層層審批。這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國安在引援時的反應速度。即便在獎金發放上,相對于一些俱樂部一周一結或者一月一結,國安球員的贏球獎金卻得在賽季末統一結算。“在國企體制內,幾千塊錢的開銷都要走很多審批手續。”跟隊報道國安多年的《足球》報記者劉翔宇對懶熊體育說。“但足球是一個需要快速反應的游戲。” 


李明認為,中赫時代的國安在引援機制上發生了極大變化。“由于我們現在的決策機制是一個簡化高效的模式,使得我們的決策速度要比之前可能更快。”


國安現在采用的是董事長、總經理和主教練三方決策的引援機制。根據主教練的需求,李明和技術部的6人團隊有目的地尋找球員,有人選之后再報給周金輝做出最終決定。在李明看來,“周金輝董事長是一個做決定相當果斷的人,也保證了我們決策系統的高效。”


對于周金輝的果斷,李明或許已經深有體會。劉翔宇撰寫的《更衣室:中赫國安元年》一書中提到:“關于這個(李明擔任國安總經理)重要的人事任命,起初俱樂部里有多種不同的聲音,有人甚至明確表示反對李明出任總經理,認為最起碼因該找個北京人出任該職務。但周金輝心意已決。”


國安還重新打造了一個扁平化的俱樂部組織架構。在接受懶熊體育專訪時,李明坦承:“以前這支俱樂部可能在管理上組織架構并不是特別理想,包括各部門之間的協作效率比較低,還有工作人員年齡結構也不是特別理想。”


新的扁平化架構減少了過往國安俱樂部里冗雜的層級結構,部門數量增加的同時各部門所負責的工作也更加細化和全面,各部門之間相對獨立,部門總監可以直接向總經理匯報。然后,總經理會直接將意見匯總給董事長,最終由董事長拍板。


“老國安俱樂部就像是老北京的四合院兒,里邊的人見面都像是見了街坊鄰居一樣,跟家人一樣親切。”劉翔宇說。“但現在的國安俱樂部,更像是一家公司。”


有國安內部員工對懶熊體育透露,在接手國安之后,周金輝沒有缺席過任何一場球隊主場比賽,甚至在生病發燒的時候也未中斷過來工體看球的習慣。不過,在外部許多人看來,這兩年多的大多數時間,周金輝都隱身幕后,只是在一些球隊的關鍵時刻發聲。更多公開亮相的機會留給了李明和他的管理團隊。


在一本中赫內刊中,周金輝曾談到“董事長該做什么”的話題,在他看來,董事長主要考慮兩件事,一是企業往什么方向走,二是推動公司的各項制度建設和執行。周金輝表示,管理工作是有邊界的,如果董事長經常熱情過高而越俎代庖,公司其他管理者會沒事可干。“很多時候,董事長管好自己不該干什么,比管好自己該干什么還重要。”


起伏


8名隊員入選國家隊,主力外援巴坎布離隊參加非洲杯,國安目前需要避免重現上賽季“高開低走”的尷尬局面。去年,國安也是在聯賽前半段排在積分榜榜首,但下半賽季狀態明顯下滑,最終僅獲得聯賽第4。不過,去年年底足協杯的奪冠也讓國安球迷對這支球隊的未來有了更高的期待。


僅從競技表現來說,國安現在已經渡過了最艱難的時刻。回想2017賽季,那是中赫入主國安的第一個完整賽季,國安最終11勝7平12負僅位列聯賽第9,創下俱樂部中超時代的歷史最低排名。


2017年6月2日,上半賽季的最后一場聯賽,國安客場對陣此前6輪不勝的重慶力帆,最終國安0比1輸掉了比賽。賽后一小時,國安宣布球隊主教練何塞下課。與此同時,周金輝還決定讓教練組中所有外教以及包括李雷雷、薛申在內的多位國安“老臣”同時離開,而謝峰作為“救火教練”帶隊打完接下來的四場比賽(三場聯賽和一場足協杯)之后,隨著施密特的正式履新,謝峰也最終離開了國安。


從何塞下課當天到6月10日國安官宣簽約施密特,這期間僅僅過了一周多的時間。雖然選帥工作實際上早在何塞正式下課前就已經開始,但最終把人選縮小至兩人范圍內并進行到具體實施及談判階段,所有的工作也都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完成。



北京國安“變形記”

從簽約施密特的那刻起,國安的“改革開放”正式開啟。(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據劉翔宇透露,中信時代的國安跟外籍主教練簽合同的時候有個條款,五輪不勝和三連敗就達到了觸發解約條款的條件。很多外教都難以接受這個苛刻的條件,導致當時的國安很難請來大牌教練。但在請施密特來執教之前,國安向施密特承諾,對2017賽季不做成績上的要求。


本賽季結束后,施密特與國安的合同就要到期。李明沒有直接回答與施密特的續約問題,但強調俱樂部一直都與施密特“保持著非常好的溝通和合作關系”。亞冠失利,也意味著國安在本賽季接下來的時間可以專注于聯賽和足協杯的備戰。當被問及“是否以奪取雙冠為目標”時,李明表示,俱樂部目前并沒有明確提出奪冠目標,“但是我們想只要你能夠贏得每一場比賽,最后冠軍肯定是你的。所以接下來目標就是贏得下一場比賽。”


李明接受懶熊記者采訪的那天正值國安訓練日。一些球迷聚集在俱樂部辦公室門口,等待自己喜歡的球星出現。與辦公室入口緊鄰的是國安的球迷商店。在這里,如球星卡、印著球星頭像的折扇等周邊盡管在其他的一些俱樂部早已出現,卻都是國安球迷口中的“新玩意兒”。國安現在幾乎按月推出新的周邊產品,也會讓球隊里的明星球員拍攝宣傳照。據國安方面提供的數據,目前俱樂部的授權商品已經有270多種。


北京國安“變形記”

位于工體內部的國安球迷商店。


但從更大層面的商業權益開發來看,國安這兩年仍然波瀾不興。


中赫進入國安之后很早就開始了商務推進工作。2017年11月底,國安曾經召開資源推介會,公布了三級贊助體系:官方合作伙伴級別的門檻在5000萬人民幣,贊助商級別需達到500萬,供應商級別需達到100萬。對于球員出席商業活動的價格,國安也做出了明確標價:100萬元/人/2小時。同時,國安還發布了比賽服廣告、賽場廣告、刊例廣告的注資標準及贊助商所享受的具體權益。其中球衣胸前廣告位標價1億人民幣。


·延展閱讀:建隊25年,中赫將把國安帶到哪?


但時至今日,國安球衣胸前廣告位仍然為“中赫集團”。李明透露,目前已經有多家贊助商對國安的球衣胸前廣告表達了意向,并且正在跟國安方面進行實質性接觸。


對于一家職業俱樂部來說,競技表現和商業開發是驅動俱樂部可持續發展的雙輪。李明表示,目前俱樂部還沒有給商務方面定下硬性指標,“競賽成績是衡量一切的標準。我們只有先把球隊成績搞上去了,相信商務方面會自然而然迎來一些新的機會”。


“御林軍”的未來



必須承認,國安本賽季開局十連勝和開賽前的球隊陣容調整有很大關系。


2018年4月,中國足協出臺了關于“入籍球員”的相關政策。李明回憶說,國安在2018年5月就正式開始了針對“入籍球員”的引進工作,當年6月就基本確定侯永永、李可兩名“入籍球員”的加盟。


“我們肯定不是最有錢的企業,但像歸化這種事情也并不是有錢就能完成的。我們很清楚我們自身的優勢,比如城市的區位優勢、俱樂部的文化優勢等。”李明說。



北京國安“變形記”

前不久,李可成為首位入選中國男足國家隊的入籍球員。(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為了引進李可,國安專門邀請他到工體來觀看了國安與恒大的比賽,以便讓他直觀了解中超聯賽和國安俱樂部。侯永永在參觀了國安的榮譽室、球隊歷史照片和更衣室、治療中心后,也是十分驚訝。曹曉回憶道:“他覺得我們已經做的比較像一些歐洲的職業俱樂部的樣子,雖然環境相對樸素,但是他也感受到了我們向往職業化、專業化、國際化的愿望。”


2019年初,國安又從轉會市場上引進了金玟哉、鄒德海、張玉寧、王剛等球員,球隊的人員配置和年齡結構得到進一步優化。


在目前的中超積分榜上,國安領先第二、三名的廣州恒大和上海上港各5分。但聯賽進行至此,隊伍中部分主力球員已經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傷病情況,并且巴坎布也要因為非洲杯而缺席下半賽季的數場聯賽。


劉翔宇對此直言不諱:“國安的十連勝其實存在一定的外部因素。上港走了武磊,恒大陣容波動較大,實力此消彼長,并不一定是國安變得有多強了。”此后若國安在一些關鍵比賽中輸球,最后的結果可能還會與上賽季無異。


不過,在李明看來,如果國安一隊能夠在中赫接手后的三個賽季內就奪得聯賽冠軍,這固然是一件振奮人心的事情;但如果從長遠來看,青訓才是國安俱樂部的根基。


老國安時代,羅寧就常常強調要“內部挖潛”。盡管這句話被很多球迷視為搪塞之語,但“內部挖潛”的確是一家職業足球俱樂部實現良性循環的必由之路。


放眼歐洲,幾乎所有的豪門俱樂部都擁有自己完備的青訓體系。歐洲不光有像拉瑪西亞這種為巴塞羅那培養出梅西、哈維、伊涅斯塔等傳奇巨星的青訓學校,還有像阿賈克斯、波爾圖這種以自己青訓體系培養人才然后往外輸送的形式發家致富的“黑店”。在荷蘭待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李明自然很清楚那些歐洲老牌豪門長盛不衰的“秘訣”。


“雖然一線隊目前會采用加大部分投入、引進優秀球員的方式來完成成績上的要求,同時提升俱樂部品牌效應,但這不代表我們要通過不擇手段的方式來砸錢,或者帶有非職業化足球的目的性地去投入。”李明說,“其他層面,我們都是完全按照足球發展的規律來做,包括俱樂部建設、市場化運營、青訓建設以及北京青少年足球文化到普及和發展。”


目前國安已經完成了從U13-U21全部年齡段的直屬梯隊建制。而在中赫剛剛接手國安時,他們還僅僅只有三支青訓梯隊。根據國安接下來的規劃,他們將會在2020年底之前增加U8-U12青訓梯隊建設,并且擁有自己的青訓基地。



北京國安“變形記”

國安堅信,“內部挖潛”是一家職業足球俱樂部實現良性循環的必由之路。



在完善青訓梯隊建制的同時,李明還從荷蘭請來了前阿賈克斯青訓技術負責人帕特里克·拉德魯擔任國安的青訓總監,主要負責球員技術。拉德魯是克魯伊夫最信任的青訓教練之一,曾經帶出過斯內德、范德法特等知名荷蘭國腳。此外,李明還邀請另一位荷蘭人保羅·范·立德擔任青訓運營總監,主要負責國安青訓的體系構建、后勤保障和行政管理。


“我們真正看重的不是青訓立馬出成績,關鍵是要幫我們把青訓的基礎體系建立起來。”李明在談到對這兩位荷蘭教頭的任命時表示。


采訪過程中,李明向懶熊體育展示了一本厚達200多頁的國安青訓手冊。手冊中明確指出國安所有青訓梯隊在戰術上都必須與一隊保持統一,“采用433陣型”、但U19、U21的教練員也要訓練球員“能夠勝任442和4231陣型”。


手冊中還對所有位置球員需要達到的技戰術標準做出了非常細致的規定,甚至還包括對球員的“精神能力”(mental ability)做出了要求——踢不同位置的球員所需具備的精神品質并不相同。除此之外,球探體系、球員評價體系、后勤保障體系等涉及青訓的方方面面內容都囊括在內,連球員的因病/事請假單模板都列印其中。


國安青訓的另一大重點是培養優秀教練員。“中國不僅缺好球員,更缺好教練員。”李明說,“所以我們規定,國安青訓所有梯隊的主教練一定得是中國教練擔任,他下面的專項教練可以是外教。只有讓中國教練在主教練的位置上經歷所有的這些過程,未來才有可能為中國足球輸送更好的教練員。”



北京國安“變形記”

十年前國安奪得隊史首個聯賽冠軍,十年之后的國安能再現當年的輝煌嗎?



2017年的那個春節前,一位國安球迷在網上這樣寫道:“這一刻無比懷念曾經的那個國安,懷念工體不敗,懷念9:1,懷念雪戰川崎,懷念那些年羅寧吹過的牛皮,更懷念2009年的那個冠軍。”


從甲A時代到今天,“國安永遠爭第一”的口號已經在工體持續響徹了二十多年。但相比歐洲那些建隊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足球俱樂部,不到而立之年的國安還很年輕。


中赫國安要“成為亞洲一流的豪門俱樂部”,一切剛剛開始。


聲明:本文由懶熊體育原創,轉載請注明www.htqumi.tw


北京國安“變形記”

評論

還可以輸入500個字符

評論

登錄后參與評論

全部評論(0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確 認
掃碼關注懶熊官方微信
外围足球